霹雳舞领衔四大奥运网红,这些冷知识一文看懂!
资料图:法国巴黎塞纳音乐会上进行的霹雳舞大赛。  当地时间7日,国际奥委会同意将霹雳舞、攀岩、滑板和冲浪列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滑板、攀岩和冲浪已经成为2020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如今,曾经引领时尚潮流的霹雳舞也将在奥运历史上书写新的篇章。那么,这几个加入奥运大家庭的“网红”项目,你认识他们吗?  本文共2884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孙红雷早年演绎霹雳舞 视频截图  霹雳舞·红极一时  霹雳舞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北美,属于街舞的一个舞种,头转、背转、单手撑、手转等各种动作考验着舞者的运动能力与舞技,深受年轻人青睐。  其实霹雳舞在国内也算不上什么新生事物。上世纪80年代一部《霹雳情》,让许多中国观众认识了霹雳舞。电影带动了它在国内的发展,诞生了一批忠实拥趸。喇叭裤、迪斯科、霹雳舞,也曾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时髦青年人的标志之一。  在2019年国际奥委会提出相关提议时,一段著名演员孙红雷早年跳霹雳舞的视频就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提及。如今正式加入巴黎奥运会,已经有不少网友在微博上@孙红雷了。2024年,一些观众或许可以从奥运舞台,找寻当年奔涌的记忆。资料图:法国巴黎塞纳音乐会上进行的霹雳舞大赛。  2018年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中,已经引入了霹雳舞比赛项目。当时,中国队派出唯一一名选手商小宇参赛,最终进入8强。  2019年,首届世界街舞锦标赛在中国南京成功举办。作为全球范围内的顶级街舞赛事,在霹雳舞项目中,中国女选手的最好成绩是晋级4强,而男选手则止步32强。  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秘书长苏洁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霹雳舞竞技水平与世界顶尖高手还存在一定差距。”不过随着霹雳舞的入奥,这项运动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相信中国选手的水平,也会迅速提高。资料图:2020年6月2日,法国当地滑板公园重新开放,爱好者现身享受运动乐趣。  滑板·小众叛逆  与霹雳舞一度红极一时相比,滑板始终属于小众运动。  作为极限运动的一种,滑板的起源与美国加州冲浪爱好者们有关。因为冲浪受到地理条件限制,“浪友”们决定在陆地上模拟这项运动。一块木板底部装上两排轮滑的铁质轮子,便有了第一代滑板。  最初的“滑板手”几乎全是冲浪爱好者,为了在没有浪时仍能练习脚感,彼时的滑板动作也与冲浪极为相似,多为平面动作。改变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一位美国冲浪手创造性地尝试用橡胶来制作滑板轮子,大大加强了滑板的避震性。后来,又有人在橡胶轮的基础上发明了密封的培林(轴承),进一步保证了稳定性。资料图:2020年6月2日,法国当地滑板公园重新开放,爱好者现身享受运动乐趣。  随着滑板形状越来越多样,动作也越来越复杂和危险。运动伤害事件频发,让滑板项目被抹上了一层“叛逆”的色彩。  行至80年代末,美国电影《危险之至》跨洋登陆中国,滑板运动一时间获得了一些中国青少年的青睐。随着时间的推移,滑板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运动,而成为了一种文化。街式赛中国女子选手排名(世界滑板联合会网站)  东京奥运会的滑板项目包括公园赛和街式赛两个单项,每个单项都将有男子、女子各20名,共80名选手参赛。奥运排名原定于2020年5月31日截止,受到疫情影响,现已延期至2021年6月29日。公园赛中国男子选手排名(世界滑板联合会网站)  世界滑板联合会网站显示,目前街式滑板奥运资格排名最高的中国女子选手为15岁的曾文慧,排名为第19位;男子选手为20岁的潘家杰,排名为第91位。公园赛方面,排名最高的中国女子选手为22岁的张鑫,排在第27位;男子选手为18岁的高群翔,排名为78。  冲浪·历史悠久  冲浪的起源要比滑板早得多,它是波利尼西亚族群的一种古老文化。据说,他们的酋长拥有部落中最好的冲浪板,也掌握着最棒的驾驶技术。资料图:2020年11月3日,市民在香港大浪湾泳滩游泳、冲浪或休闲。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冲浪运动的普及源自夏威夷人杜克-卡哈纳莫库,他在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和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上赢得了3枚游泳金牌。在1912年奥运会领奖台上接受奖牌时,他表达了希望看到冲浪运动成为奥运会项目的梦想,为冲浪运动未来入选奥运埋下了种子。卡哈纳莫库也被认为是“现代冲浪之父”。  2020东京奥运会,冲浪运动将首次出现在奥运舞台上。100多年之后,杜克-卡哈那莫库的愿望终于变成了现实。  冲浪运动根据冲浪板的大小和类型进行划分。东京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为短板冲浪,届时将有男女各20名运动员参加到冠军争夺中。  此前,已经有28位运动员获得了东京奥运冲浪项目的参赛资格,剩余12个席位原本在今年5月举行的世界冲浪大赛结束后决出。不过受到疫情影响,该比赛被取消。截至目前,中国冲浪运动员还未获得参赛资格。资料图:攀岩国训队队员在比赛中。 中新社记者 张伟 摄  攀岩·峭壁芭蕾  攀岩是一项在天然岩壁或人工岩壁上进行的向上攀爬的运动项目,集健身、娱乐、竞技于一体,被称为“峭壁上的芭蕾”。  攀岩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起初它依赖于自然的岩壁,直到上世纪80年代,法国人发明了可自由装卸的仿自然人造墙壁,攀岩运动才得以在城市内落脚。  1987年中国登山协会派遣登山运动员到日本学习,这被视为攀岩运动引入中国的标志。如今,这项运动在国内的发展,也已经有了30多年的历史。资料图:攀岩选手在比赛中。 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攀岩运动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首次亮相奥运赛场。届时,攀岩比赛将进行男女全能赛的比拼,决出两枚金牌。  全能赛下设3个分项:速度、抱石和难度攀岩。速度赛由两位运动员一决高下,在高15米的墙壁上按指定路线比拼攀登速度。抱石则是运动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在设有多条固定路线的4米高墙壁上攀爬。难度赛则是运动员在规定时间内,在高15米以上的墙壁上比拼攀爬高度。国际运动攀岩联合会官网上一份已获奥运资格选手名单截图,潘愚非和宋懿龄榜上有名。  东京奥运会的攀岩比赛将有男女各20人参赛(每个代表团最多4名选手),其中包括2019年东京攀岩世锦赛的前7名、图卢兹世界杯奥运资格赛的前6名、洲际赛的5位冠军,东道主1名选手和均衡发展名额1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中国选手潘愚非和宋懿龄已经提前锁定奥运资格外,中国队还有机会通过攀岩亚锦赛争取另外男女各一名参赛资格,以获取奥运满额。  今年在国内举行的攀岩比赛中,中国多名选手竞技成绩超世界纪录。中国攀岩联赛西藏林芝站的女子速度攀岩比赛中,牛笛和邓丽娟以6.81秒、6.98秒的成绩分列冠亚军,双双超越由印度尼西亚选手阿里斯保持的6.99秒的世界纪录;总决赛中,邓丽娟又以6.745秒再超世界纪录,男子名将钟齐鑫也以5.346秒的成绩超越男子(5.48秒) 速度攀岩世界纪录。资料图:广州选手潘愚非比赛中。唐贵江 摄  随着时代的发展,奥运会比赛项目的设置也愈发与时俱进。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拥抱年轻人、关注年轻人的喜好也是目前国际奥委会的工作方向之一。或许在未来,人们能看到更多“网红”运动加入奥林匹克大家庭。